思索與碎念:失職的國民外交

3 / 26, 2017 其他

大家好,我是魚仙。距離上次的更新已經過一年了,希望經過一年的沉澱,能帶我製作更好的內容給電腦故我在的讀者們。

<思索與碎念:失職的國民外交>

此文是在2016年5月,魚仙跟隨台灣區籌備人員至比利時布魯塞爾美術館BOZAR佈展董陽孜老師作品,期中之感想將陸續抒發於此。

此時為2016/5/21日,魚仙托著沉重的步伐,狼狽地回到了台北的家。他明天就需要立即返回學校,更何況有一個英語演講比賽在等著他。

他想著幾個小時前在曼谷上空發生的事,默默地敲起了鍵盤……。

<思索與碎念:失職的國民外交>

還記得從巴黎夏爾戴高樂機場出發,到曼谷要花整整十三小時,等於你從天亮坐到天黑,但因為經度關係太陽又出來了,然後你耳鳴,頭暈,想睡覺但又睡不著覺,就這樣來回折騰了好幾小時。我那時發誓我這輩子再也不想搭飛機,出國寧願划船。
在最後幾個小時,我左邊兩名乘客從睡眠中醒來,一個是亞洲臉,另一個是歐洲臉。
亞洲臉很怕亂流,偏偏這趟旅程遇上頻繁的亂流,她只好抓著歐洲臉的手,默默祈禱亂流趕快結束。歐洲臉從醒來後就在看電影,個子人高馬大,每次亞洲臉一緊張他只好小聲的安慰她,但我一直聽不出他們是說什麼語言。
天亮了,看得到泰國領土了,這時亞洲臉才鬆一口氣。她突然轉頭問我是哪裡人,我便用生硬的英文跟他說我來自台灣,在中國旁邊。她聽了很高興,說他有許多泰國朋友喜歡聽台灣歌,也有許多泰國人去台灣發展。詢問後得知她是泰國人,我跟她說我很喜歡泰式料理,口味很特別,她聽了也很高興。


我問她:「坐在你身旁的是你丈夫嗎?」
她說:「不,他是我朋友」
我立刻發現我這問題直接到有點太蠢,馬上跟她道歉。
她問說:「台灣會下雪嗎?」
我說:「不太會,只有高山地區冬天時才會下。不過前一陣子寒流來時,連平地也在下」
歐洲臉這時對我們的對話很有興趣,他說:「Climate change. 」
歐洲臉告訴我,雖然歐洲許多餐廳會對礦泉水收費,但酒吧就不一樣了。在酒吧,依法它必須免費提供你水喝,這對每天都要花十幾歐買水的我們,無疑是當頭棒喝。
我以為歐洲臉是法國人,但和他聊天後才發現他也是泰國人。不過可能因為長期居住在歐洲,英文能力比亞洲臉強許多。我和他們分享我們去歐洲的原因,我也問他們到曼谷的原因,原來他們兩個是回泰國探親。
沿途他們還問了許多問題,像台灣的氣溫,或台灣的語言,甚至台灣的電視劇。我覺得很開心,直到他們問:「那台灣有什麼特色?」
一直對答如流的我愣住了。台灣有什麼特色?
我試著回想起任何能夠在外國人面前代表台灣的東西…使用大量排版的媒體?在電視上激動的政客?凌亂參差的市容?我真的傻住了。當對方沒有給我一個明確題目,關於台灣我最先想到的竟然是這些東西。我試著要開口跟他們說台灣的夜市小吃很有名,但最後沒有說。因為太爛了。
什麼時候台灣被這些標籤束縛住了?我不希望當問外國人關於台灣時,他們會說:「噢,他們的夜市很有名」或是「台灣人很有人情味」。這些標籤太氾濫,而且背後只是我們沒有行銷特色的證明。我們一味的加深空洞的國際形象,卻無形的僵化外國人眼中的「台灣」二字。身為台灣人,我可能會邀請外國人來台灣玩,但我絕不會說夜市或是台灣人人情味,因為某種程度,這是不負責任的國民外交。


很久以前看過一篇文章,述說一名旅人到了非洲遊歷,看到了許多飢餓的難民,貧窮的社會,甚至骯髒的食物。但事實上,非洲有高樓大廈,有精準的瘧疾血液檢測系統,人們也有手機可以上網。在這個故事中,可以充分地解釋「旅人的失職」。身為旅人,不該戴上有色眼鏡,以單一角度形塑某件事。
當他們問我:「台灣有什麼特色」時,我可以感覺到我臉上的愉快神情消失了,我覺得自己是個失職的國民外交,無法給他們一個好答案。
但我想到,若是無法給他們旅遊指南上的建議,那我就真真實實的告訴他們我所看到的台灣好了。就這樣,在下機前的30分鐘,我們從新任女總統聊到高雄自來水不能喝,從士林夜市水果賣很貴聊到台灣人其實也不是很有人情味,我把我眼中最真實的台灣介紹給眼前這兩位朋友。聽完後,他們臉上是滿足的笑靨。下機時,歐洲臉告訴我,下次去歐洲,歡迎來跟他要免費的水喝,我笑著說沒問題。
在轉機回台北的路上,我開始思考著,比起夜市或是其他刻板印象,台灣有什麼是「真正」值得被發揚的特色。

  • whirlwind

    欢迎来大陆看看,也许您的见识会有改变呢。

    • Fishsont

      感謝您的回應,我相信大陸也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。也請別吝嗇給予我們批評與指教,謝謝!